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盘江股份青年

记录成长的脚步 留下成熟的足迹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清明怀母  

2017-06-30 16:04:37|  分类: 青年文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清明怀母

      清明,农历二十四节气之一,《岁时百问》中说:”万物生长此时,皆清洁而明净,故谓之清明。”中国几千年的传统文化源远流长,在城市里,清明节给烈士墓扫墓、上鲜花;在农村,清明节给祖坟烧香、挂白纸。慎终追远,缅怀祖先,农村一直保存着最古老的祭祀方式。

   “三月节物此时,皆以洁节而清明矣。”记得小时候过清明,母亲头天就得为清明的工作做好准备,晚上母亲用之前采来的染饭花把糯米饭染得金黄金黄的,色香味美,让人看着就会流口水。第二天合上一碗黄米饭,上面镶嵌着一块四四方方的猪头肉,放在小竹篮里,再装进香蜡纸烛,就成了上坟祭祖的祭祀品。我提上小竹篮,随着家族中的孩子们一起,跟着一帮长辈翻山越岭来到祖坟堂,三五成群,各有分工,割杂草的割杂草;挂纸的挂纸;点香的点香。点香的任务一般都是年长的去完成,因为年幼的孩子们不懂得在祖坟前对待先人的那份虔诚和敬意、祈祷与哀思。上完坟,挂完纸,父辈们坐在坟堂旁边抽着旱烟袋,聊着亡人们过去的事情。而我们这帮小屁孩就各自把祭祀过后的黄米饭从坟前拿过来,吃得津津有味,然后你追我赶,或者在地里逮小虫,不亦乐乎。就这样,每年清明祖坟堂就变成了家族成员们聚会的地点。

    岁月荏苒,多少年过去了,父亲早已离世,我在盘江也有了工作,结了婚,生了孩子,同时在矿区买了房子,我把母亲接来和我住在了一起。母亲是个很随和的人,常常跟小区的大妈和阿姨们拉家常,和左邻右舍还交了不少朋友,母亲很勤劳,小区的菜园子就数母亲种的菜长得最茂盛了。后来我孩子也大了,八十五岁的母亲稍微有点头疼脑热就想回老家,我对母亲说:“再过两年就可以搬进干沟桥的电梯房了。”母亲总是叹气,也许她知道自己时日不多,仿佛那高大的电梯楼在她的生命长河中是如此的遥远。我拗不过母亲,最终还是让大哥来接回了老家。

    每次回老家看望母亲,她总是唠叨着说:“别随时往家跑,工作重要,老娘一时半载还死不了。”记得是二零一五年夏天,大哥打来母亲病重的电话,等我赶到家,母亲已经危在旦夕,她头脑虽然还清醒但语言已经很模糊了。晚上,她终于奇迹般地吃完了我用调羹喂给她吃的半碗稀饭,然后静静地闭上了双眼躺在我的怀里,就这样永远的离开了我们。

  “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。”今年的清明虽然没有下雨,但是我再也找不到儿时的那种天真与浪漫。我跪在母亲坟前,点燃三炷香,看着坟前二嫂为母亲做的黄米饭,我欲哭无泪,通过生离死别的考验,让我深深地知道人世间没有永远,只有现在。经过岁月的洗礼和磨炼,使我懂得了珍惜身边的人和事;珍惜今天的每一瞬间。

回来的路上,望着车窗外不断后退的故乡风景,我情不自禁的念起了余光中的《乡愁》:“小时候,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,家在这头,母亲在那头;长大后,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,我在这头,新娘在那头;后来啊!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,我在外头,母亲在里头……”(发电公司    胡斌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